[HP|RLHP]Say Goodbye

HP6观后感.纯亲情(大概

拖了这么多天早就和那天晚上的有出入了...不过就这样了.
实在痛恨没办法写明白想说什么的自己.将就吧





RLHP || Say goodbye




Lupin再次来到陋居时并不是满月,天气阴沉的索性连颗星都不肯给.空气潮湿腥咸的像暴风雨来之前,他站在窗前听玻璃哗哗作响,好像即将颠覆的巢.
却仍然有迷路的孩子站在门口等待避难许可.

Lupin顶着满脸胡渣,向和自己一样遍布血丝的那双眼睛努力微笑.纵使他自己都无法解释如何察觉到门后教子那样经年的沉默.
他说嗨Harry.你介意进来坐坐吗.




如果你同样愿意认我为父.


在面前那杯黄油啤酒的泡沫完全消逝殆尽后Harry依旧找不到开口的理由.纵使头发已经过早开始花白的长者并没苛责,甚至根本就是纵容宽慰.
他只是纯粹不能入睡,清醒时双脚已经越过意识来到这扇门前.而双手却迟迟不能被给予将它敲开的勇气.

曾经的授课教授,默认的代理教父.自Sirius逝去后再没有人能和他有同样的哀恸.Ron和Hermione不能真正理解死亡,更别说不知疾苦的小妹妹和并不亲密的其他人.看不见夜骐者永远无法感到切肤之痛的伤悲,只有宛如教科书般苍白的难过.

原来潜意识里早就知道,自己的归宿已经只剩下这个人.

Harry还清晰记得那天光景.他被阴尸拉进湖里,冰冷湖水很快入侵皮肤深处.头发如野草漂荡,紧握魔杖却没有开口的办法.
闪烁荧光从头顶照进深深的水底,他被捂着嘴,看青白光线凄凉浸过视野.幻象如气泡般翻涌上来.那些记忆中的人和事,年轻的Tom,对自己笑的Tom,冷酷的Voldemort,蛇一样的Voldfmort,哭泣的Malfoy,倒在血泊里的Malfoy,推开自己的Snape,冷眼睥睨的Snape,顺着自己头发的Sirius,消失在帷幕后的Sirius.

然后地狱烈火烧尽一切.

直到塔楼上.
Snape用并不明亮的鸦色瞳孔注视着自己,里面却有他无法看懂的光.明明什么感情都有,可就是惟独没有杀戮.
他第一次看见那样的Snape.
Harry用自己也无法理解的乖顺沉默,看着那个人从身边离开,走上去. Dumbledore仿佛是等待,直到最后一刻依旧睁着双眼.

绿光闪过.
老人笔直地坠了下去.


神啊.

他头脑空白追过禁林,觉得所有思考和自己说了永别.

我忏悔.

他看见Snape对自己怒吼所谓真相,明明只是字节组合却听到心跳的破裂.

我祷告.

他躺在地上看着那些人的背影飞奔而去,用力抓紧的手指毫不自知,只抠得满手血和泥.

谁都好.

他摇摇晃晃分开僵直人群,跪下来时摸到和挂坠一样冰冷的身体.

谁都好.

他把头靠在自己所能企及的最近肩膀,管它是一直暗恋自己的女生还是最好朋友的妹妹.

唤醒我.

他忽然有那么多想杀的人.多到他没有任何借口宽恕这样想的自己.

救赎我.

他站在观星塔顶,夕暮下的学校美得想让人长眠于此.

说爱我.

他紧紧抓住了眼前年长者打满补丁的褴褛袍子,如抓一根救命稻草.




如果这个人死去,他将真正变成孤家寡人.


Lupin轻轻闭上眼睛.
[我明白.]
他爱怜而哀伤的注视着怀里甚至没有办法哭泣的教子,伸手顺过他的头发.
[我明白,Harry.]
正如当年某个傻瓜被抓进Azkaban.你觉得没有办法呼吸.仿佛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你.
[我一直都明白.]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要知道,Harry,你未必会不幸如我,遇到远比这更绝望的事.

比如那个男人最终倒在帷幕后面时,你根本就不记得还要呼吸.
你唯一想做的,就是抛弃整个世界.





I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aying goodbye and farewell.



Say goodbye•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沙发!哼唧!

[年轻的Tom,对自己笑的Tom,冷酷的Voldemort,蛇一样的Voldfmort,哭泣的Malfoy,倒在血泊里的Malfoy,推开自己的Snape,冷眼睥睨的Snape,顺着自己头发的Sirius,消失在帷幕后的Sirius.]
GAY RIDDLE GAY VOLDEMORT GAY MALFOY GAY SNAPE GAY BLACK! No I DID NOT say gay![老高兴了,GAY HARRY POTTER!]

其实我忘记电影那里导演是怎么交代HP同学杵在那里观赏SNAPE和老校长的基情啊不激情对手戏的……No I didn't say 基情and激情。不过这不要紧连海格都有魔杖了呢!可恶你粉红色的小雨伞呢!

[原来潜意识里早就知道,自己的归宿已经只剩下这个人.]
但是他们谁也无法安慰谁。

以下是对主角的吐槽。
唔充满悲剧色彩的小英雄对着他曾经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师大喊大叫coward coward的时候可英勇啦。摸脸。
Remus从来就不是一个英雄。Remus只会在列车上分给他巧克力只会教他守护神魔咒只会和Sirius一起跪在壁炉前告诉他James的故事,他只有破破烂烂的袍子过早花白的头发和每个月一次的吞下药剂蜷缩在不会造成危害的地方,他让Harry做了自己儿子的教父,虽然我不止一次地想如果James还活着Remus想找的也许是他。

另一个曾经被Harry称作coward的男人,他的遗言是看着我。

前天中午躺在床上翻HP5发现这样一段对话。
[Harry,Sirius确实搞不清你到底是你还是你父亲。]
[这么说你认为他头脑有点儿不正常?]
[不是,我只是认为他很长时间来一直很孤独。]
如果那是连Hermione都发现了的事。
子世代最好的时光还没有来临,但是对于亲世代而言恰恰相反。

第一万零一次想吐槽Harry想的要死。

谢特我敲了好长一段结果废柴兔居然没给我发出去...

没事我完全支持你可劲吐槽缺乏教养的青少年,因为除了同人文多以外,我完全想不到任何支持AllHP的理由.

真的.虽然这并不妨碍我找到喜欢HP的理由.不过实际上我爱其他人不会比主角少.



大概还是因为犬狼太痛.所以我下意识排斥了.



我曾让HP给FW写过一封信.没什么比战争过后未亡人写给已亡人的东西更让人唏嘘了.所以从此后我无法再给出他们想要感想.

月亮脸远知道并经历过比如今的青少年更惨烈残酷的现实,可是他没有办法将那样的绝望说给一个可能并不需要在未来面对它们的孩子.
而年纪使他们的教子认为这是一切.一切是这.



从我现在的房间望出去,能看到台风过后的天很蓝,一小片一小片的云飘来飘去,变幻成各种出人意料的形状.

可事实上大家多少在近似品身上寻找替代的影子.所以请用好似你母亲的眼睛看着我,用仿佛你父亲的冒失伴随我.

而子世代最好的时光在那样一场浩劫过后,恐怕再也不会来临了.



因为一直没看完中文版的缘故,所以我没办法记得HP6或7里任何特别的对话细节.

可我却一直记得在最后决战前转动石头时,在Harry坚定奔向既定死亡时,在他看见自己父母时,看见自己教父时,看见自己曾经教授时,一定终于多少领悟了爱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

那个时候没办法再用呼神护卫已经并不要紧.



因为最后一个要消灭的敌人是死亡。

最重视的那个人离开的时候,还不如整个世界都一起毁灭……
——BY还没看HP6但看了日全食的家伙

笑,是这样,不过并没有多少人能做到毁灭世界.
他们最多只能毁灭自我.
宇宙船長

liowfox

Author:liowfox
旱期流水帐.



不完全统计.

鸟海浩辅.

福山润/三木真一郎/游佐浩二/铃木千寻/浪川大辅

咎狗の血/逆转裁判/战国BASARA/Final FantasyⅦ/薄暮传说Tales of Vesperia

Border Lineボーダー ライン/同细胞生物/愛だろ、愛!!
Captain HOOK Love's Lock

Live Pastel Collection/Saint Beast Partys/VitaminX いくぜっ!トキメキ★フルバースト

Code Geass/桂小太郎/家庭教师Reborn/古虚/王牌投手 振臂高挥/茂智(绿赤)/Gundam 00/国拟人Axis Powers Hetalia/潘多拉之心

鸭葱/犬型/秋月亮/梦花李

Vocaloids/Origa/宇多田光/一青窈/I've/藤田麻衣子/菅野よう子/梶浦由纪/ZIZZ Studio/謎の新ユニット STA☆MEN

龟梨和也.

中居正广/堂本光一/冈田准一/岚/生田斗真/锦户亮
Dream Boys/Endless Shock/Cat in the red boots

絕對零度
星際旅行
霧狀星雲
失重漂浮
砂之時計
時空壓縮
光子湮灭
光年之外
User Link
次元穿越
荒野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