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诺丁]Light From A Dead Star

废柴兔俨然就是我的微博.


其实是当初北廷完售感谢那篇普丹的番外,不过大概正文永远胎死腹中了吧?(眼神死
设定什么的...就当是二.战时路德他们向太太下手太太准备迎战的时候好了.
早就草稿了的段子.
题目感谢LUSH.歌推奖.





诺丁 || Light From A Dead Star



睁开眼睛时,他身边的床早就凉了.

桌子上空空荡荡,连张纸条也没有.他顾不上穿袜子,摔了门就往外冲.
[诺子!诺子!]
他一路狂喊,沿着斜坡跌跌撞撞滚下来,不知道跑了多久后终于发现前面丝毫没有停下意愿的那人身影.

[我想好了诺子你完全不用走我们可以私奔去哪里都你说了算我有一艘船虽然不够大但是跨越北海总不是问题我们完全不用担心食物就凭捕鱼也能养活我想好了要不我们先去看看阿冰你不是一直怀念他家的温泉不然还是去找小兰也可以或者你想要去北极见见爱斯基摩人我一定给你搭一个最漂亮的冰房子…]
他追上对方,却越说越慢,迟疑的接收沉默中传来的冰冷讯息.

这个人看他的眼神就像嘲笑一个跑错了地方的小丑,像怜悯一条无家可归的狗.这是他最熟悉的不耐和厌烦,漠然注视他一个人卖力表演拙劣喜剧,浑然不知台下观众早已散场.
他慌起来,忘记了原本的构思和气势,却仍然败给那样的恐惧,就像罪犯们没有勇气停下来等待死刑的审判结果.他继续强迫自己胡言乱语,像一台坏掉的留声机.

可总有人控制着开关和插头.

他看见这个人的眼神,最终还是变成了他最不想见到的一种形状.他甚至没有看清楚这个人眼睛里慢慢溢出的那点光究竟是不是因为不可能存在的水气,就被冰凉的手指彻底封死了视野.

[别做梦了.]

这个人第一次主动凑过来,他没有动,也不敢动,僵硬着像所有在海上遇到风暴的船员一样祈祷海神的慈悲.
这个人的嘴唇冷的像冰雪封港时海上刮来的风,像一粒一粒的钻石星辰一样碾得他发痛.永夜来临的时候,熄灭了灯塔的海峡就是所有船只的坟墓.他在其中颠簸起伏,迈向注定毁灭的命运.
他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判决.

[再见.]

然后他得以重见天日.
以失去了他的星星为代价.



FIN.



普丹提纲内见.虽然更恰当的来说...算是普中心吧.


普丹 || The things you dont known

吉尔伯特从来就不是个靠脑力生活的人.
不像隔壁穿裙子的小少爷,他没怎么读过书,在弟弟还嗷嗷待哺的时候他就已经混迹在街头当个小有名气的首领.
后来因为各种原因他民转正参了军.不过虽然他入伍比较早,可是等他弟弟都已经能够坐在办公室喝着美女废柴秘书泡来的咖啡时他还依旧被分配在前线冲锋陷阵.

上面曾暗示一切只是因为他们不喜欢他的白头发和红眼睛.他边呸着边心想上次揍的家伙估计又去打了小报告.
那个时候他对上面来的命令还是坚信不疑.

后来局面更加煽动人心了.他开始跟着军队出国,走之前和小少爷告了别,然后回来时被邻居告知他们走了.不知道去哪了.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再见.

后来他从波.兰去了丹.麦,虽然那些地方现在都改了归属.他遇到了突然袭击想要杀死自己的落单士兵,但是那个除了愤怒别的什么都没有的家伙虚弱的完全不是曾经街头一霸的对手.他很快结束了单方面的斗殴,掐着对方脖子完全控制了局势.
对方的金头发和蓝眼睛更加接近他一直所听到的宣传和教育.但是也不过只是个丧失恋人的丧家犬.
[你们有了波.兰还不够吗!有了奥.地.利还不够吗!有了…有了.丹麦还不够吗!]
这个人的眼泪在满是灰尘的脸上冲出一道道痕迹.
[把我的诺子还给我]
而他没有回答.

也许后来他们来了一发也许没有,总之结果是他破天荒放过了那个家伙.连吉尔伯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想着那些事,趴在弟弟的办公桌上等唯一的亲人回来,然后慢慢睡着了.
梦中他望着那一双不知道是谁的海蓝色的眼睛,看见了里面某个人的倒影.
弟弟直到早上也没有回来.
他还只在聊天时听说过有个地方叫党.卫.军.生.育.中.心.

本来一帆风顺的日子遇到了阻碍,正在僵持的时候局面忽然就倒转了.他原本还能指望早点回去和弟弟一起吃热腾腾的土豆,结果忽然间大雪封掉了所有人预想的退路.
弟弟曾经来看过他,他很高兴,任对方温柔的看着自己絮絮叨叨.眼神里塞满了很多他看不明白的东西.
等到春天后他接到了新的调令,上面的字迹严谨熟悉得完全不可能认错.
路德维希.
那个时候他已经在开往边缘小岛的船上,早就看不见任何一块土地的痕迹.

而这次他甚至没有说声再见.

后来他在岛上闲逛的时候看到了新建起来的墓.碑上孤零零的只刻着一个名字.
而墓碑前放着的军牌上他认出了自己小刀曾经划过的痕迹.

再后来他也疲倦了.子弹和破伤风造成的疼痛终于被感觉神经承认,他好几个夜晚没有睡好觉.
最后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吉尔伯特想,这次他至少能再见到一个熟人了吧.



FIN.



全文灵感来源于查找维基百科的格陵兰词条中的一句话:
[二战期间在这一地区也发生了小规模的战斗。1943年,一名丹麦士兵在该地区阵亡,一年以后,一名德国士兵也战死该地。]

感谢观看到这里的你.(长舒一口气



That is the END of my APH.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你竟然写了而且写了竟然还贴了[抠鼻

No title

..你不也贴了吗!

No title

老爷我好爱你,好爱你好爱你好爱你
看到小梗的时候一直悬着的心脏终于漏跳一拍,呜呜呜
等我想出什么回复的时候再说,TT

No title

什么叫That is the END of my APH.啊!(眼神死掉了给你看

No title

因为老爷他打完这枪就没有下面了!阿杆快来和我一起嘤嘤嘤嘤!

No title

嗯,我把太太抱走啦!

No title

阿杆:
小梗?哪一条?(←自己以前查的资料结果现在自己都写的时候其实都忘光光了

QAQ别,别眼神死!就是我和太太...向不同方向爬了?(虽然爬了也会继续TK你的你放心!(放个屁的心啊快滚

把太太放下来或者把我也 一起抱走吧嘤嘤嘤嘤!

太太:
...哼唧你个家伙你不也不打算写了吗!!!

No title

没有啊我在我家那边说的很清楚了嘛等我的拒信到了我肯定会再干的=3=[饭转黑?

No title

粉转黑什么的那是历史必然流行趋势?(屁

No title

屁,黑是一种深沉的爱……我会像对待K.Dino君和Cheri君一样温柔地编派和嘲笑北诸组的各位的。

No title

可我舍不得,TOT

No title

太太:
哼唧那我就去做萝莉粉!(死吧

阿典:(哦阿杆我决定正式管你叫这个!(谁理你啊
TOT我也舍不得你和太太!!!所以快带我一起走!!!(被弄死
宇宙船長

liowfox

Author:liowfox
旱期流水帐.



不完全统计.

鸟海浩辅.

福山润/三木真一郎/游佐浩二/铃木千寻/浪川大辅

咎狗の血/逆转裁判/战国BASARA/Final FantasyⅦ/薄暮传说Tales of Vesperia

Border Lineボーダー ライン/同细胞生物/愛だろ、愛!!
Captain HOOK Love's Lock

Live Pastel Collection/Saint Beast Partys/VitaminX いくぜっ!トキメキ★フルバースト

Code Geass/桂小太郎/家庭教师Reborn/古虚/王牌投手 振臂高挥/茂智(绿赤)/Gundam 00/国拟人Axis Powers Hetalia/潘多拉之心

鸭葱/犬型/秋月亮/梦花李

Vocaloids/Origa/宇多田光/一青窈/I've/藤田麻衣子/菅野よう子/梶浦由纪/ZIZZ Studio/謎の新ユニット STA☆MEN

龟梨和也.

中居正广/堂本光一/冈田准一/岚/生田斗真/锦户亮
Dream Boys/Endless Shock/Cat in the red boots

絕對零度
星際旅行
霧狀星雲
失重漂浮
砂之時計
時空壓縮
光子湮灭
光年之外
User Link
次元穿越
荒野幻象